您的位置:主页 > 旅游 > 美食 >

西贝学不会华为

时间: 2021-02-05 00:51 来源:  i黑马

作者|杨雅倩 来源|AI蓝媒汇(ID:lanmeih001)

  最近,贾国龙的西贝莜面村被网友群嘲,矛盾点出在“21块钱的戗面馒头”和“33块钱的花卷”上。

  西贝前任副总裁楚学友也在微博暗示:收入5000元以下,不配吃西贝。

  李国庆也出来蹭了一波流量,吐槽西贝给馒头定价21元太傻,称西贝的策略是想收富人的智商税,但是富人一般不吃主食,真正吃主食的人是中产阶层。

  一来二去,越描越黑。即便西贝有过回应,但仍因高定价卷入了舆论漩涡。

  除此之外,贾国龙谈996的言论也被放大,他大谈特谈加班文化,称“996算啥,我们是715,白加黑,夜总会。”

  实际上,西贝的工作环境的确如此,因为贾国龙提倡华为的狼性文化,西贝的员工也经常自比华为人。

  一直以来,贾国龙都视任正非为偶像,尤其喜欢引用任正非的话,几乎每次对外采访都必谈华为。贾国龙也一直希望西贝走“华为路线”。

  2018年海底捞上市时,很多人也鼓动贾国龙,赶紧让西贝上市,贾国龙却说:“把利分给奋斗者,西贝永远不上市!” 并补充道:“如果老板学不了任正非舍得分钱,企业学华为白学”。

  2019年,贾国龙去参加湖畔大学首个面向校外创业者开放的商业沙龙“在湖边”,谈及如何给员工分利,他称,“通过分利激励更多的员工创造更大价值,就像华为的价值评价决定价值分配,价值分配拉动价值创造是一样的道理。”

  谈及如何做好产品,贾国龙还在一次专访中说:“我特认任正非那个理,你磨豆腐的好好把豆腐磨好”。

  可以说,贾国龙每走一步,都在将西贝打造成为“餐饮界的华为”。

  但是,华为无论是在过去辉煌时期,还是现在芯片短暂受制,始终坚持用户价值至上,而这最关键的一环,贾国龙或没有学到。

  “西贝很贵,平民不配”

  “月薪5000以下,就吃不起西贝了?对不起,我月薪5000以上,也不吃西贝。”

  “所以,西贝从来不坑穷人啊。”

  一时间,“我月薪5K,配不配吃西贝”成了互联网热议的话题,甚至有网友提议,这个话题可以上奇葩说当辩题。

  实际上,西贝自疫情以来,一直争议不断。

  在北京上班的西安人张行向AI蓝媒汇表示:“前阵子他们前副总裁说月薪5000的人不配吃西贝,我月薪税后9K,就带我女朋友去吃了。本来以为几个菜也就200,美团上可以团95抵100的券。我开始团了两张,结账的时候,服务员给我开单子吓我一跳,实际消费了400多,人均200。”

  随后,张行又补充了一句:“中肯的说,菜并不好吃,400块的预算,两个人吃海底捞都能随便选了。他们前副总裁诚不欺我, 应该是月薪1万的人也不配吃西贝,西贝很贵,平民不配。”

  吊诡的是,人均200的餐馆在一线城市比比皆是,为什么西贝成了靶子?

  

  对此,内蒙古呼和浩特的李丽丽向AI蓝媒汇解释:“上学的时候,很想念家乡的味道,但是我只去过一次西贝,我第一次知道,牛骨头是按斤算的。一块骨头把肉全剃下来,还把骨头摆在盘子里,(骨头)也按斤算钱。地地道道的内蒙餐厅,炖骨头都是以锅为单位的,也不会提前帮你剔骨,丧失了啃的乐趣。主要是,按斤算钱,260元一斤牛扇子骨肉也很离谱。”

  2016年,贾国龙向媒体分析过西贝的主力消费群体: 年纪都在30岁以上,而且一年家庭收入至少要有40万元。

  如果按贾国龙的标准,李丽丽根本不是西贝的用户。他的说辞,也透露了一个很重要的讯息:来西贝,是有门槛的。尽管西贝公关总监多次强调,“我们欢迎所有人都来西贝就餐。”但是,西贝从定价权上,已经将很多食客推出门外。

  老实人贾国龙?

  一直以来,西贝都是餐饮行业的常青树。

  西贝的服务员向《财经》介绍西贝的食材:牛羊肉是从西藏、内蒙古的山沟沟里采购来的,底汤是用七八种蔬菜、水果熬出来的。采购团队还深入内蒙古大草原选羊肉,有人一待就是3个月。

  可见西贝的护城河一直都很高,不然也不可能在餐饮行业有如此地位。贾国龙作为餐饮老炮,以良心食材做良心菜,树立了西贝的品牌基调,也为自己树立了一个“老实人”的形象。

  老实人不是贾国龙唯一的标签,他也是餐饮界营销高手。

  2014年,贾国龙牵手华与华帮其创作了“I?莜(yóu)”的超级符号。同年,西贝提出了“好吃战略”,助力西北菜在议价权上占主导地位。可以说,在国内的餐饮版图上,西贝是以一己之力改变国人对西北菜“土”的看法的。

  有无数的理由证明,西贝在食材、服务、营销等方面都是领头羊。

  但是,就目前市场反馈,大众点评上为西贝打出一星的消费者,普遍都不满西贝的价格。

  而疫情过后, 西贝接二连三的涨价行为,也是消费者从送同情分到用脚投票的冲突根源。

  口碑一旦下滑,也就意味着,如果西贝在并不是那么好吃到爆、服务水平“不过如此”的前提下,还在撩拨消费者的逆鳞,它与消费者就真的会越来越远了。

  蒙眼狂奔?

  让贾国龙没想到的是,一场疫情,西贝稳定健康的现金流,也收到了前所未有的重击。

  疫情之下,贾国龙也开始思考西贝的下一个十年。2020年4月,贾国龙确立了十年战略,“到2030年完成千亿销售额的目标。”

  据西贝官网显示,截至2020年7月,西贝莜面村在全国共有379家门店。2019年,西贝的营收为55亿。

  理想状态下,以每个门店一年1450万营收,如果仅仅依靠西贝莜面村门店营收,贾国龙想要实现千亿销售额的目标,这十年里,西贝至少还要开出6900家门店。

  这显然是不可能的,目前的在餐饮行业,只有正新鸡排和蜜雪冰城这种国民级的街边小吃,才能具备如此体量。

  因此,贾国龙必须会讲新故事。

  近些年来,西贝一直在尝试寻找新的增长曲线。直观体现是贾国龙在快餐领域做了很多尝试。“餐饮业的最高境界其实是做快餐。把一项创新大规模复制到全球才算做企业,只有做快餐才能把西贝推成国际大牌。”贾国龙还为此下定决心,“要用下半辈子去赌这件事。”

  为此,西贝孵化了西贝燕麦面、西贝麦香村、超级肉夹馍、酸奶屋等不少快餐子品牌,2020年还低调上线了一家“现炒快餐”的品牌弓长张。

  当年10月, 贾国龙还斥资10亿打造“贾国龙功夫菜”。

  

  贾国龙自己坦言:“这就是我们从今以后真正的新业务,这个决心下到什么程度,用我的名字命名,把我的名字赌上去了。”

  据悉,这家餐厅最大的特点就是没有厨房、所售卖菜品全部为半成品,人均消费在100元左右。不过,贾国龙功夫菜能否如同西贝一样,取得市场的认可,还需时间的检验。

  一轮组合拳打下来,几乎把中式快餐、外卖店、新零售、国民快餐等概念玩了个遍,但结果或并不理想。

  西贝在创新爬坡上,显得力不从心。有业内人士分析,受盈利压力的影响,未来西贝或考虑上市。

  但实际上,比增长、盈利更为致命的是西贝因为价格问题,其品牌或与用户的距离越来越远。

  为此,贾国龙也有所行动。

  截止发稿,据AI蓝媒汇观察,西贝门店已经下调手工古法戗面馒头和西贝大花卷的价格,下调策略“因地制宜”,一线城市下调的幅度较小,新一线城市次之。馒头已经由原先的21元,下调至15-18元;花卷已经由原先的33元,下调至19-23元。

  此次调价,或是西贝向用户低头的第一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