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主页 > 经贸 > 投资金融 >

石油、病毒和杠杆,是怎么导致了崩溃?

时间: 2020-03-20 20:54 来源: 新浪

来源:秦朔朋友圈 作者:许树泽

 
石油

原油的价格一度触及每桶20.52美元的历史新低,距离上次单日下跌30%的史诗级暴跌,又下跌了近30%。我们今天的讨论,将向你展示:一个不可思议的低价,一个世所罕见的病毒和现代金融无处不在的杠杆,究竟是如何引起了一场剧烈的震荡和危机。

油价在历史上并非只涨不跌,即使在2016年一度跌至26美元,而后也很快恢复常态、价格上涨。

之所以每次下跌后,价格都能很快回升,这是一个重要的经济模型在起作用:蛛网模型。

举例来说,每当原油价格下跌,产油企业利润会变薄,因为无利可图,往往会减少开采。但是因为价格便宜,消费者反而会加大力度使用,人们会多开车多加油,工厂会多生产,甚至多囤积原料(绝大多数工业原料是从原油提炼的),消费的增加会让原油价格不断地上涨。

不断上涨的油价,会促使产油企业加大开采力度。但是,原油的开采需要时间,当新开采出的原油真正进入市场,往往需要很久,这个时差,给生产者蒙住了双眼。当他们把新挖出来的油扔到市场时,突然发现了一个傻眼的事实:随着价格越来越贵,消费者却越买越少,可是油已经扔到了市场上,于是价格开始走低。历史就重复着这样无尽的循环。

你会发现,猪、小龙虾、铁矿石、黄金等等,几乎一切商品,都存在以上规律,一个商品的生产周期越长,时差就越长,价格涨跌波动的幅度就越大,背后就是这样一个经济规律在起作用。

然而这次,情况却比历史上任何一次都要特殊。

病毒

蛛网模型失灵了。因为突如其来的病毒,打断了全球经济的正常生产,停摆至少会造成数月的影响。按过去的规律,更低的油价,会带来更多消费,而产油国因为无利也会减少生产,这二者会导致价格回升。可是,病毒一举突破了“蛛网”,直接锁死了经济规律和石油的价格。

病毒并不是第一次出现在人类社会。一百年前的全球性大流感(1918),造成全球10亿人感染,致死率2.5%,造成两千多万人离世,这个数字已经超过了一战的战亡人数。历史学家说,将队伍击败的并不是敌人的“船坚利炮”,而是他们身上携带的细菌和病毒。

有关病毒,最为奇怪和诡异的地方在于,病毒的生存依赖于宿主,如果病毒杀死了宿主,自己也会跟着完蛋,皮之不存毛将焉附?病毒作为生命的一种,难道不考虑自己活命?为什么会有这种损人不利已,自杀式的奇怪逻辑呢?

地球上所有生命体都遵循一个底层逻辑:生存和繁衍。病毒也不例外。按照演化的思想,一切生命体追求的最高目标,都是最大化的复制和传播自己的基因。既然病毒也是生命,那么病毒也无法逃过这一规律,它也绑上了鞋带,跃跃欲试地加入大自然的物种生存竞争。

没错,它破译了一个关键密码:传播。病毒的行为,并非为了将宿主杀死,而是为了最大程度将自己传播和复制出去。人感染了病毒为什么会发病?流感会引发咳嗽,中世纪欧洲的瘟疫会导致持续腹泻,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症状?

答案在于,症状的意义是为了加速病毒的传播,这是病毒“精心设计”的传播策略。流感引发的咳嗽,会导致大量喷射物溅出,这会加大对周围人的感染;而瘟疫导致的腹泻,也是病毒“巧妙的设计”,它会污染人的生活区和水源地,目的,还是为了更大化的传播。

因此,病毒的目标,不是杀掉宿主,而是永远追求最大化的传播。所以,演化策略越“成功”的病毒,致死率越低,但传播率却越高。根据钟南山先生披露的数据,SARS的病死率是10%,MERS接近30%,新冠肺炎目前仅1%左右。但新冠的传播率要远远高于前两者。

说到这,你已经抓住了病毒最重要的动机和目标:最大化的传播。可是,病毒自己并没有长腿,大规模的传播,必须依赖一个有利的外部条件。

历史上的真实案例,古代横跨亚欧大陆的超级帝国罗马,修建了横贯欧亚的贸易网络,通商和交流,极为有效地开展起来。然而因为高效,也让瘟疫更加容易地传播和袭击了罗马城;在大航海时代,哥伦布的远洋航行,发现了新大陆(17.6900.231.32%)开辟了贸易通路,而天花病毒也沿着大航海的路线从欧洲传播到了美洲。

你会发现,每一次大流行病的背后,都伴随着人类经济网络的提速和效率的升级。在这个高效的网络中,通商贸易变得更加紧密,病毒的传播也变得更容易。而随着人们的联系变得更加紧密,新思想和新技术出现,最终总能战胜和遏制病毒。魔高一尺,道高一丈,人类的历史,就是这样呈现螺旋式、阶梯式的特征,在慢慢向上发展。

这个极为有效的经济网络,加速的当然不仅仅是病毒,还有全球的商品贸易和资本流动。

杠杆

日本野村证券首席经济学家辜朝明先生,在他的新书中,描述了如下现象:发达经济体在走向成熟的过程中,经济增速下降,本国投资机会减少。随着经济的减速,利率也在降低,借钱变得更容易也更便宜,于是,资本就倾向于使用本国便宜的资金,在全球寻找投资机会。在这个已经被加速的经济网络中,资本开始上场了!

这批全球投资的跨境资本,首当其冲、最为活跃、影响力最大的一股力量,是大型对冲基金。所谓对冲基金有两个特点:第一,大量使用杠杆,也就是借钱进行投资,第二,既可以做多又可以做空,涨跌都能赚钱。

1997年,当时最负盛名的对冲基金,美国长期资本管理公司,召集了一批诺贝尔级别的天才数学家,他们聚敛巨额的资本,通过数学模型的精确计算,押注俄罗斯国债的利差收敛。结果,市场利差不仅没有收敛,反而进一步加大。杠杆崩盘、天才陨落,长期资本倒闭,美国政府出面救市,挽狂澜于既倒。

巴菲特说,每十年,会出现一次大型金融市场的震荡和危机。2008年,以雷曼兄弟为代表,华尔街对冲基金,加大杠杆,押注美国房地产市场的泡沫继续越吹越大。对冲基金,当然不像普通人一样,选择购买真实的房屋,而是大量购买按揭贷款的证券。证券里面装的啥? 按道理是每月能按时收款的按揭现金流,它就像一个会定期付你利息的理财产品一样。

可是谁知道,美国金融机构发放了大量垃圾级的按揭贷款,最终被证明,这些贷款者根本无力还款,对冲基金购买的债券,内含的现金流是零,零还是零!彻彻底底的垃圾债券。更可怕的是,有人做了金融创新,还给这些垃圾债券上了保险,最终,垃圾债崩盘,给垃圾债上保险的金融机构亏得更惨。载入史册的垃圾债叫做CDO,而给它上保险的东西叫CDS。

又一个轮回,又一个十年。这次,引发市场危机的,很可能是对冲基金的一种策略,叫做风险平价(risk-parity),它广泛押注全球的一系列资产,用模型精确计算,能做到不论市场是涨是跌,它都能赚钱。

如此精妙而且涨跌都赚钱,这吸引了大量投资者,其中包括最富盛名的中东主权财富基金。

涨跌都赚钱是真的,但确定性的利润很少。为了能在确定性利润上尽可能多赚钱,对冲基金在上面加了巨额的杠杆,业内估计可能达到10倍!假如说,中东的大客户给了100亿美元,那么十倍杠杆就是说,对冲基金又借了900亿巨额的保证金!

这个时候,我们开篇所讲的那一幕出现了,一连串小概率事件连续发生:油价下跌,导致中东产油国严重受损,而病毒又封锁了全球经济,导致油价无法自然回升,中东产油国主权基金损失严重,必须撤出资金回家救急。

举例,假如中东主权基金需要赎回50亿,那么为了维持10倍杠杆,对冲基金需要把管理规模缩小到500亿,当1000亿的资产瞬间需要抛售500亿,市场短期根本没有人有能力接盘,当巨大的第一块多米诺骨牌被推动,整个金融的震动开始蔓延,当大家都需要资金回家救急,全球各种资产,不分地区、不分品种、不分质量,被遭到无差别抛售。这不是经济危机,也不是基本面危机,而是一场由杠杆引发的彻底的流动性危机。

如果你爱一个人,请给它杠杆,因为那里是天堂,会带来不可思议的超额回报;如果你恨一个人,也请给它杠杆,因为那里是地狱,当危机发生,会直接导致崩盘和爆仓。

杠杆的魔力,既可以撬动地球,但也像灭霸的手套,可能会永久性地伤害到自己。这一切本并不新鲜,就像吟游诗人每隔十年传唱的歌谣,可是为什么教训却难以铭记?

 

作者为财经专栏作家、资深财经主持人、评论员。曾出版《不可不知的经济真相》。